MElODy💎

丿灬顾千里:

希望各位太太:真人rps的话不要带官方和真人的tag,同人文的话不要带官方tag,如果带了的话尽快删掉。优酷之类的地方就别发cp向的了。真的激动,“镇恶者之心,扬善者之德”是个好选择。原因大概大家都知道吧。。。。
希望两位哥哥越来越好。
真的是十分麻烦各位太太了!

【黑遍全仙京】如果上天庭的戏本子长这样

吹爆大大!!!实在是有趣啊😂😂

凤梨与夏柑:

专往大家的雷点上戳!
怎么雷人怎么来!
我自己都被雷得不行求你们慎重点开!
设定花怜双玄裴水风情已经在一起了
#我特么到底在写什么玩意儿#


【花怜的本子】


开场,“花城”一个人对着镜子。


“谢黏。”他念道。


念完后,皱皱眉头,再次念道:“谢黏。”


“谢黏。”


“谢黏。”


“谢,l—i—a—n……黏。”


“l!i!a!n!黏!”


……


“花城”自暴自弃地垂下头。


“我连哥哥的名字都念不好,有什么资格说爱他。”


接着,他感到自己被一双手环住了。


不小心听完全程的谢怜在他背后闷声道:“傻三郎。”


“对我来说,男神音是你,NL不分也是你,重点是‘你’,而不是怎样的你。”


花城感动地回过头,二人目光相接,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


台下。


谢怜很惊恐地问坐在他旁边的师青玄:“这是什么?”


师青玄极其不给面子地大声笑着,摇了摇扇子,“大概是你那句话太出名了,信徒们给你编了外传了吧。”


谢怜:“……”


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绝对不能让三郎看到。


不过说起来三郎确实没叫过自己的名字呢,莫非他真的……(划掉)。


【双玄的本子】


台上,“师青玄”死死拉着“贺玄”的袖子,哭得梨花带雨:“明兄,我喜欢你。”


“贺玄”狠狠甩开了他:“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


“师青玄”没防备,被他甩飞,头狠狠地撞在了一旁的柜子上,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娇吟。


“贺玄”本该就此转身离去,可听到“师青玄”的呻吟,他还是忍不住回过了头。


为什么,他的心会突然这么痛?


为什么,他感到了从未有过的苦涩?


为什么,看到“师青玄”满头鲜血的样子,他会难过到不能呼吸?


那一刻,“贺玄”知道,自己输了,输得彻底。


他的眼泪一滴一滴地滴落,化作一颗颗价值连城的赤橙黄绿青蓝紫色的冰晶宝石落在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声响,犹如他内心坚冰破碎的声音。


“贺玄”叹息着刮了一下昏迷的“师青玄”的鼻尖,“小笨蛋,我该拿你怎么办。”


………………


台下师青玄笑疯了,他偷眼去看贺玄的表情,贺玄却似乎根本没注意台上演的什么,岿然不动地吃着东西。


“贺兄好生无趣,连你自己的戏本子都不看。”


贺玄根本不搭理他。


师青玄摇晃着他的肩膀,强迫他抬头:“贺兄!快看!你把我抱起来了啊哈哈哈哈哈哈!”


贺玄沉默半晌,缓缓道:“原来你喜欢这样的。”


说罢立马邪魅狂狷地把师青玄打横抱起狠狠吻上他的唇一边吻一边说宝贝儿我有几十个小号你喜欢的样子我都有别看他们了我会吃醋【这段不存在!


【裴水的本子】


“裴郎——”


“裴茗”笑呵呵地迎上来,一开口语惊四座:“渡儿?”


“师无渡”似乎化了个女相,还是一副娇生惯养的大小姐范儿。


“裴郎,今天要带人家家去哪里玩儿呀?”


“裴茗”宠溺地把“师无渡”搂在怀中,使劲亲了他一口:“昨儿个新开张了家酒楼,今天带渡儿见识见识,怎么样?”


“师无渡”娇嗔着倒在“裴茗”身上:“讨厌,你又想灌醉人家家,坏死了啦。”


………………


台下的师无渡喊得声嘶力竭:“拉帘子!快拉帘子!”


裴茗啧啧嘴:“遗憾。”


帘子刷一下掉下来,师无渡转身怒道:“这里面不也有你!”


裴茗呷了一口茶:“能看到水师兄这副模样,裴某舍命陪君子也甘愿。”


师无渡冷笑道:“裴将军既然喜欢这样的,何不干脆像从前那样找个女子?”


裴茗赶紧安抚:“师兄莫醋,裴某只是想见这幅样子的师兄罢了……唉哟这是我的新衣服!师兄手下留情!”


灵文:(嗑瓜子看戏)


【风情的场合】


台上,风信与慕情深情对望。


“情儿。”


“信君。”


“情儿。”


“信君。”


“情儿。”


“信君,我……”


“不,情儿,让我先说。情儿,你无情,你无耻,你无理取闹,我有时候觉得你好过分,可是,我好喜欢你的过分。我做你的夏雨荷,你做我的容嬷嬷,从此你是风儿我是沙,你是鞋儿我是刷,你是哈密我是瓜,让我们看雪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好不好?”


“对不起,我果然,可能要让信君失望了啊。因为信君你,拿的是琼瑶剧剧本,而我,却是轻小说剧本,这是我们之中跨越不了的鸿沟,我曾那么努力要打破它,可是最终还是……咳,咳咳……信君,能够出生,并与你相遇,真是太……好……”


“哦不,情儿,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是这样,你在骗我,你一定在骗我,对不对!”


“抱歉了信君,让我们,来生……再见吧……”


………………


台下慕情:“妈的智障。”


台下风信:“妈妈妈妈妈妈的的的的的智智智智智智智障障障障障障障。”


—好了!没有了!太可怕了!我得走!—

妙啊妙啊

帝文。:

人百分之七十是水做的
那么也就是说


郑居和百分之七十是水做的
蔡居诚百分之七十是滚做的
邱居新百分之七十是嗯做的
宋居亦百分之七十是酒做的
萧居棠百分之一百是皮做的

【咕咚/顺懂】昼·å¤œ (1)一夜(pwp车)

虫二君:

靠图片承载的小破三轮居然翻车了…无奈之下费劲九牛二虎之力研究石磨究竟应该怎么用~还是不行就放弃吧~(ó﹏ò。)看过图片版的小天使可以无视了,都是一样的东西~没看过的小天使请注意,这是一辆没有牌照的破三轮,pwp纯为开车,然而车开的也不好~没什么具体情节,非傻白甜,严重ooc,也许和大家期望中的咕咚非常不一致,所以非战斗人员请迅速撤离吧~有没有后续取决于有多少小天使想看,如果有想看的请留言给我,后面大概会是一个加了前情的久别重逢,破镜重圆的俗套故事~车在评论里,如果还是看不到…我就去撞墙!


又双叒叕TM翻车了!新链接:https://shimo.im/docs/gRm6A7M44tYXvA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