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子菁菁菁

[周叶]狼(5-6)

[周叶]狼

身强体壮狼性未泯语言能力低下周x懒散随便深藏不露受伤后只能嘴炮叶

ooc预警

“不好了!狼群来了!狼群来了!”年轻男人连滚带爬地跌进毡包,滚擦得满是泥渍草渣的粗布袖口血迹淋漓。

  他一头栽倒在地上,黝黑的面容满是恐惧。

“出什么事了?”匆匆套上长袍的伊勒德一个箭步冲上去,架住他颤抖不止的肩膀。

  男人喘着粗气,仰起头时露出脖颈处一道渗血的伤痕。“狼……狼群……冲进来了……黑压压的一片……它们把昂沁撕成了碎片……还有好多羊……咳咳咳咳……”他猛地咳嗽起来,像被绝望扼住了咽喉,浑身抖得像筛糠,满是血丝的眼角崩出几滴泪。

“你们……你们快走……”他倒下时,露出背后深黑的窟窿,血肉翻起。

  伊勒德感觉血液瞬间就冲上了脸,他转身去抓墙上的猎枪,对妻子喊道:“拉着阿其格!快走!”

   妇人慌张地将孩子塞进袍子里,跟在丈夫的身后一头扎进了风雪交加的夜里。

  牧民们慌乱急促的步伐打破了只有风雪声的黑夜,牧羊犬的叫声隔着老远响起,围住羊群的木头栅栏被主人匆匆移开,黄白色的羊群蹄子飞舞,扬起一片沙土。

  伊勒德夹紧胯下的马腹,骏马嘶鸣着向前奔腾。他仿佛已经闻到了狼的涎水混杂着血液的味道。

  几声狼嚎从远方响起,紧接着,越来越多的狼嚎此起彼伏地在草原上空翻腾,逐渐连成一片。

  风雪刀子般刮在一家三口的脸上,伊勒德猛地一眯眼,他看到远方有几束光闪过。

  他捏了捏手中的猎枪。

“伊勒德?是伊勒德吗?!”对面的人喊起来。

  伊勒德呸地一下吐掉刮到嘴里的雪,回喊:“是我!是我!你是谁!?”

“是我!达日阿赤!我是达日阿赤!”

呼喊声在狂风大雪里摇摇欲坠。伊勒德猛喝几声,奔马到了那人跟前。

走近才发现那人身后还紧跟着一队骑马的士兵,背上都背着枪。

“达日,你怎么在这?”

“狼灾来了,莫日根叫我出来接你们!”

“接我们?去哪?”

“去部队里!走吧,快走吧!狼要来了!”

“走!”

  风雪模糊了视线,人与马向前狂奔着,不一会就消失在了黑夜中。

  群狼奔袭而来。

 

   是夜。

   z军驻扎在西北的边防部队。

一身军绿的部队整齐地在校场上列队,黑沉沉的枪里装满了子弹,灯光凄冷地打在这片硬冷的水泥地面上。

  老牧民裹紧身上的棉袍,小心翼翼地偷窥身前的年轻军官。

   年轻的少校身姿挺拔如松,眼神锐利如鹰隼。

   一个小兵从身后的军营里跑出来,靠靴站定。他敬了一个利落的军礼,声如洪钟:“报告少校!上校说,这次行动他亲自指挥!”

  江波涛回过头,看到一个身影从夜色中钻了出来。

  他挥手让小兵退下,亲自跑上前迎接。

“上校!”

  叶修呼出一口热气,脸色有些苍白。

  他对着江波涛点点头,往前走去。开口时语调慵懒:“说说情况。”

“是!”江波涛连忙跟上。

“大约是在凌晨十二点半,有一队牧民骑马赶到军营门口,说有群狼来袭。门口岗哨连忙向上级汇报,大约在十分钟后电话打到我这里,于是我派遣一队士兵出去营救,并紧急召集了一团的人。正列队等待您的命令。”

  叶修抬手,石英表冷硬的表面结了一层白霜,他轻轻抚掉,表面上金属小针正指向一点。

  他眯了眯眼,远方的狂风裹挟着风雪袭来,隐隐夹杂着几声凄厉的狼嚎,隐含血的气息。

  叶修咧嘴笑了笑,心想,好烦。

“所有人听令!出发,赶走狼群!”叶修大手一挥,仿佛还带着困意的眼角闪过一丝锐意。


[周叶]狼(1-4)

  一
  草原上狂风呼啸,刀子般的疾风横扫过深绿的草场,脆弱的绿绒被碾压肆虐成破碎的形状。大团乌云阴沉沉地挤压在低空,云层深处不时传来几声闷雷。
  阿其格搓了搓脸,把挡住视线的泥沙蹭掉。她抿了抿干裂的唇,沙哑的呼喊在风中摇摇欲坠:“代钦!代钦!你在哪?代钦!!”
  飓风咆哮着卷起满天泥沙,粗砺的沙石打在少女的脸上。身下的黑马不安地在原地踏动着,鼻子焦躁地喷着气。
  阿其格艰难地催动胯下的黑马往前走,前方是一片浑浊乱象,她勉强睁开眼睛,努力在寻找什么。
  突然,一道黑色的人影从混乱的风沙中跌出来,蹒跚着在风中打转。阿其格面色一喜,用尽全力顶着狂风喊道:“代钦!是你吗?代钦!!”
  黑影摇摇晃晃,好不容易才站稳。阿其格眼前一片杂乱,看不真切,却见他竟顶着风渐渐地靠近了。
  少女的心中不由升起一丝警惕,她赶忙抓住身上的猎枪。
  那人挣扎着猛冲几步过来,一把拽住马缰绳跪倒,抬头却见黑洞洞的枪口直杵到鼻梁前。
  他忙把脸上紧缠着的黑布拆松开,露出半张黑红的脸,依稀可见清俊的棱角,一双眼睛安静明亮。
  “代钦!”阿其格惊呼,眼眶不禁红了。
  “还好你没事!快上来!”少女伸出手,咬牙将年轻男人拉上马,感受到他在后颈处沉重的喘气声,心中一紧。
  “宝音,走!”阿其格拽着缰绳转身,黑马撒开蹄子狂奔起来。
  狂风怒号,乌云压顶。
  两人一马渐渐消失在草原尽头。
  

    二
  不怎么平坦的沙土路上,一辆老旧的解放牌汽车正抖抖索索地开着。
  车上播放着时下最流行的摇滚乐,乐声嘶吼咆哮,每一次重鼓点都像是要把车敲散架。
  叶修抖抖烟灰,不耐烦地一把把震天响的音乐关掉。
  “哎哎哎,干嘛呀?不想听下车!”魏琛转过头来朝他瞪眼,看上去十分愤怒。
  “我说老魏,咱俩这么久没见,您老还真精神啊。都这么大年纪了,还听什么摇滚啊?多伤身。”叶修无视他的怒视,悠闲地吐出一个圆圆的烟圈。
  “呸!老夫正当壮年,正是兵强马壮的时候!倒是你……这么些年不见,愈发无耻。”魏琛面不改色,反讽回去。
  刚一转回头,只见两只狐狸直愣愣地杵在路中央,魏琛连忙猛扭方向盘,破卡车以不可思议的灵活度摇头摆尾,险险地擦过两只幸运的狐狸。
  但叶修可就没那么幸运了。上一秒还在舒适地咂着烟的他瞬间被巨大的惯性甩在脏兮兮的窗玻璃上,砸出一声闷响。
  “卧槽老魏你……!嘶我胳膊废了废了!”叶修捏住胳膊,疼得眼泪花都要冒出来了。
  “装吧你就,这就是不拴安全带的后果,教你长点记性。”魏琛嘿嘿笑,满脸幸灾乐祸。
  叶修揉了揉胳膊,感觉到它还顽强地健在,只是有点扯着痛,于是松了口气。
  他又恢复了那副懒懒散散的样子,重新捡了根烟点上,叼着烟斜了魏琛一眼说:“老魏,你知道什么叫尊重老弱病残吗?要不要哥给你科普一下?”
  魏琛的表情掩映在浓密杂乱的大胡子下面,眼里盛满轻蔑:“老、弱、病、残,你是哪个?”
  叶修咂吧两口烟,赞叹地看它一眼,说:“啧,老魏,哥可是在医院里躺了两年的伤残人士,你难道不应该尊重我一点?……你看人家小乔,哥刚出院就送了两条德国烟来,多懂事的孩子。”
  魏琛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小乔是老实孩子,你别欺负人家。……你倒是提醒我了,你说你一伤残人士,在医院里头苟延残喘了两年,居然还挺过来了,不好好在家里歇着,又跑西北来干嘛?嫌当初在这受的伤还不够?没事找事。”
  叶修脸上的笑容没变,眼神却沉郁了下来,似有怀念又像是害怕,夹杂着期待又隐含痛苦,像隔了千山万水,芸芸众生,像微风穿堂,却无意引了山洪。
  “没干嘛……就是两年没见,不知道伊勒德家那个小女孩长成什么样了,去看看……”
 

    三
  “代钦……代钦?”刚从蒙古包里爬出来的阿其格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四处张望。
  “阿爸!代钦去哪了?”少女揉揉惺忪的睡眼,逮住路过的穿着藏青袍服的男人。
  伊勒德看见小女儿衣衫不整的样子,瞪了她一眼,没好气地说:“整天就想着你的代钦!没点姑娘家的矜持。”
  阿其格不禁红了脸,她低头小声说:“什么呀!人家把代钦当成阿哈看的……”
  伊勒德还想说什么,却被妻子的声音打断。
  “阿其格起了?家里来客人了,快收拾一下跟我去见见。”身着天蓝色长袍、包着头帕的妇人走过来,她手上端着一盘新鲜的奶酪、奶油、炒米和油炸果子,笑容和蔼地看着女儿。
  “客人?什么客人?”少女闻言有些疑惑。
  “那都是两年前的事了,那时候你才十三岁呢……当时从北京来的那个阿哈,你还记得吗?”乌伦珠日格伸手替女儿捋了捋耳边的碎发,慈爱地看着她。
  阿其格眨了眨眼睛,北京来的?脑海中似乎有那么个人……
  “是那个爱抽烟的阿哈吗?”脑中灵光一闪,阿其格不由脱口而出。
  “就是他,他叫做叶修,这次和他一起来的还有镇上的那个卡车司机魏叔叔,一会记得问好。”乌伦珠日格摸摸女儿乌黑的头发,便准备端着盘子过去款待客人们。
  阿其格拉住母亲,硬着头皮顶着父亲责备的眼神,飞快地小声说:“额吉,代钦去哪了?”
  乌伦珠日格一愣,想起那个孩子沉默而固执的背影。她觑了丈夫一眼,迟疑片刻,才说:“他……他走了。”
  “什么!?走了?他去哪了?他的伤还没好!他能去哪?你们怎么就让他自己一个人走掉了?!”阿其格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惊慌地炸开一身的毛。
  “嚷嚷什么!女孩子家家,一点规矩都没有!”乌伦珠日格还没来得及说话,伊勒德就不满地呵斥道。
  “阿爸!您又不是没看到!他受了那么重的伤,怎么能走远路呢!!”阿其格急得眼泪都要下来了,倔强地看着父亲。
  伊勒德拧了拧眉毛,青年疲惫而坚定的眉眼在心头一晃而过。他定了定心神,故作冷漠地瞟了女儿一眼,说:“怎么,你还想去找他不成?”
  “我……”
  “你今天哪里也不许去!给我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
  “阿爸!”
  “乌伦珠,把盘子给我,带她进去收拾收拾,出来见客!”
  “不要……!!”
  伊勒德一把夺过乌伦珠日格手中的盘子,将母女俩推进毡房。
  乌伦珠日格拉着阿其格的手,少女的眼泪早就淌了一脸,她绝望地看向父亲冷硬的双眼,看向远处广袤未知的草原。
  最后一晃而过的,是群狼肆虐后一个衰弱横倒的身体。
  

    四
  魏琛翘着二郎腿,一边喝着奶茶,一边滔滔不绝地同主人家热情夸赞它有多么醇香。
  叶修坐在一旁,偏着头打量坐在角落里的少女。
  她看起来长大了不少,五官比起两年前长开了许多,穿着一身合身的粉红色袍服,扎着精致的辫子。
  只是性格似乎也变了不少,以前的她何时这么沉默寡言?
  而且刚才过来的时候,叶修明显注意到她眼圈发红。
  他倒是有很多问题想问她,只是现在看来……似乎还不太合适。
  不过他也不着急,两年都等过来了,还有什么是难捱的呢?
  “哎老叶……老叶你来老叶!”刚刚还沉浸在奶茶芳香里的魏琛突然扭过头来喊道。
  叶修连忙收回心思,在魏琛的死拖硬拽下被迫坐到了一群人中间,他顶着一大堆炯炯有神的目光,尴尬地笑笑。
  “叶兄,我们的好朋友啊!两年前多亏了你,不然咱们整个部落都要完蛋啊!”伊勒德热情地拍拍叶修的肩,后者长期不锻炼的身体惨烈地发出抗议。
  叶修尽量忽略右肩的麻痛感,笑笑说:“伊老哥说笑了,我也就是帮了一个小忙而已。”
  “伊勒德阿巴嘎,你给我们几个小的说说,当时到底是什么情况吧!”人群中一个少年喊起来。
  叶修见他唇红齿白,模样剔透,身高腿长,全不像一个草原儿郎的粗砺壮实,想起来这少年唤作巴特尔,似乎还有个汉名叫做……叫做卢瀚文。
伊勒德一笑,抬手干了一杯奶酒,意犹未尽地咂吧咂吧嘴后,又晃晃悠悠地扫了底下几个晚辈一眼,等吊足了他们胃口,才悠悠开口。
“这个事儿吧,还得从两年前那场狼灾说起。”

未完待续。

我很短小,抱歉。

丿灬顾千里:

希望各位太太:真人rps的话不要带官方和真人的tag,同人文的话不要带官方tag,如果带了的话尽快删掉。优酷之类的地方就别发cp向的了。真的激动,“镇恶者之心,扬善者之德”是个好选择。原因大概大家都知道吧。。。。
希望两位哥哥越来越好。
真的是十分麻烦各位太太了!

【黑遍全仙京】如果上天庭的戏本子长这样

吹爆大大!!!实在是有趣啊😂😂

凤梨与夏柑:

专往大家的雷点上戳!
怎么雷人怎么来!
我自己都被雷得不行求你们慎重点开!
设定花怜双玄裴水风情已经在一起了
#我特么到底在写什么玩意儿#


【花怜的本子】


开场,“花城”一个人对着镜子。


“谢黏。”他念道。


念完后,皱皱眉头,再次念道:“谢黏。”


“谢黏。”


“谢黏。”


“谢,l—i—a—n……黏。”


“l!i!a!n!黏!”


……


“花城”自暴自弃地垂下头。


“我连哥哥的名字都念不好,有什么资格说爱他。”


接着,他感到自己被一双手环住了。


不小心听完全程的谢怜在他背后闷声道:“傻三郎。”


“对我来说,男神音是你,NL不分也是你,重点是‘你’,而不是怎样的你。”


花城感动地回过头,二人目光相接,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


台下。


谢怜很惊恐地问坐在他旁边的师青玄:“这是什么?”


师青玄极其不给面子地大声笑着,摇了摇扇子,“大概是你那句话太出名了,信徒们给你编了外传了吧。”


谢怜:“……”


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绝对不能让三郎看到。


不过说起来三郎确实没叫过自己的名字呢,莫非他真的……(划掉)。


【双玄的本子】


台上,“师青玄”死死拉着“贺玄”的袖子,哭得梨花带雨:“明兄,我喜欢你。”


“贺玄”狠狠甩开了他:“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


“师青玄”没防备,被他甩飞,头狠狠地撞在了一旁的柜子上,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娇吟。


“贺玄”本该就此转身离去,可听到“师青玄”的呻吟,他还是忍不住回过了头。


为什么,他的心会突然这么痛?


为什么,他感到了从未有过的苦涩?


为什么,看到“师青玄”满头鲜血的样子,他会难过到不能呼吸?


那一刻,“贺玄”知道,自己输了,输得彻底。


他的眼泪一滴一滴地滴落,化作一颗颗价值连城的赤橙黄绿青蓝紫色的冰晶宝石落在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声响,犹如他内心坚冰破碎的声音。


“贺玄”叹息着刮了一下昏迷的“师青玄”的鼻尖,“小笨蛋,我该拿你怎么办。”


………………


台下师青玄笑疯了,他偷眼去看贺玄的表情,贺玄却似乎根本没注意台上演的什么,岿然不动地吃着东西。


“贺兄好生无趣,连你自己的戏本子都不看。”


贺玄根本不搭理他。


师青玄摇晃着他的肩膀,强迫他抬头:“贺兄!快看!你把我抱起来了啊哈哈哈哈哈哈!”


贺玄沉默半晌,缓缓道:“原来你喜欢这样的。”


说罢立马邪魅狂狷地把师青玄打横抱起狠狠吻上他的唇一边吻一边说宝贝儿我有几十个小号你喜欢的样子我都有别看他们了我会吃醋【这段不存在!


【裴水的本子】


“裴郎——”


“裴茗”笑呵呵地迎上来,一开口语惊四座:“渡儿?”


“师无渡”似乎化了个女相,还是一副娇生惯养的大小姐范儿。


“裴郎,今天要带人家家去哪里玩儿呀?”


“裴茗”宠溺地把“师无渡”搂在怀中,使劲亲了他一口:“昨儿个新开张了家酒楼,今天带渡儿见识见识,怎么样?”


“师无渡”娇嗔着倒在“裴茗”身上:“讨厌,你又想灌醉人家家,坏死了啦。”


………………


台下的师无渡喊得声嘶力竭:“拉帘子!快拉帘子!”


裴茗啧啧嘴:“遗憾。”


帘子刷一下掉下来,师无渡转身怒道:“这里面不也有你!”


裴茗呷了一口茶:“能看到水师兄这副模样,裴某舍命陪君子也甘愿。”


师无渡冷笑道:“裴将军既然喜欢这样的,何不干脆像从前那样找个女子?”


裴茗赶紧安抚:“师兄莫醋,裴某只是想见这幅样子的师兄罢了……唉哟这是我的新衣服!师兄手下留情!”


灵文:(嗑瓜子看戏)


【风情的场合】


台上,风信与慕情深情对望。


“情儿。”


“信君。”


“情儿。”


“信君。”


“情儿。”


“信君,我……”


“不,情儿,让我先说。情儿,你无情,你无耻,你无理取闹,我有时候觉得你好过分,可是,我好喜欢你的过分。我做你的夏雨荷,你做我的容嬷嬷,从此你是风儿我是沙,你是鞋儿我是刷,你是哈密我是瓜,让我们看雪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好不好?”


“对不起,我果然,可能要让信君失望了啊。因为信君你,拿的是琼瑶剧剧本,而我,却是轻小说剧本,这是我们之中跨越不了的鸿沟,我曾那么努力要打破它,可是最终还是……咳,咳咳……信君,能够出生,并与你相遇,真是太……好……”


“哦不,情儿,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是这样,你在骗我,你一定在骗我,对不对!”


“抱歉了信君,让我们,来生……再见吧……”


………………


台下慕情:“妈的智障。”


台下风信:“妈妈妈妈妈妈的的的的的智智智智智智智障障障障障障障。”


—好了!没有了!太可怕了!我得走!—

妙啊妙啊

帝文。:

人百分之七十是水做的
那么也就是说


郑居和百分之七十是水做的
蔡居诚百分之七十是滚做的
邱居新百分之七十是嗯做的
宋居亦百分之七十是酒做的
萧居棠百分之一百是皮做的

【咕咚/顺懂】昼·夜 (1)一夜(pwp车)

虫二君:

靠图片承载的小破三轮居然翻车了…无奈之下费劲九牛二虎之力研究石磨究竟应该怎么用~还是不行就放弃吧~(ó﹏ò。)看过图片版的小天使可以无视了,都是一样的东西~没看过的小天使请注意,这是一辆没有牌照的破三轮,pwp纯为开车,然而车开的也不好~没什么具体情节,非傻白甜,严重ooc,也许和大家期望中的咕咚非常不一致,所以非战斗人员请迅速撤离吧~有没有后续取决于有多少小天使想看,如果有想看的请留言给我,后面大概会是一个加了前情的久别重逢,破镜重圆的俗套故事~车在评论里,如果还是看不到…我就去撞墙!


又双叒叕TM翻车了!新链接:https://shimo.im/docs/gRm6A7M44tYXvARL